2012年10月17日 星期三

交工,美濃揚尾仔調查


(粗腰蜻蜓,大家戲稱說比較像「猴子」蜻蜓。)

是的,10月16日的課程是蜻蜓家族的認識。

來自台北的嘉云,自14日下午就來到美濃,先在中圳湖、客家文物館、龍肚國小、柳樹塘、東勢坑、水底坪等地調查了蜻蜓的種類,然後再到廣林說給同學們聽。

嘉云,負責貢寮水梯田的蜻蜓調查,元鴻、佳蓉、家維上回到貢寮交工割稻時便認識在先。8月,我和嘉云有緣一起到日本進行里山的案例參訪,只見她每次飯吃到一半,就開始到戶外找蜻蜓拍照,早上通常也在五點起床:拍蜻蜓。

到日本的動機只因「有水梯田,就有蜻蜓可以看。」她說。

蜻蜓,在客家話是「揚尾仔」,取牠停棲時尾部高高揚起的姿態。今天聽嘉云說才明白:原來是在避免體溫升高,所以都會壓下翅膀稍微蓋住身體。
(就像這樣)
嘉云幫忙把美濃的棲地分類並比較蜻蜓物種的多寡,野蓮池、東勢坑、水底坪較為豐富,總計約有27種,但因此時已經接近蜻蜓活動季節的尾聲。有趣的是,嘉云找資料時發現了住在協會旁邊(福安街18號)的「小張」長期紀錄著美濃的蜻蜓生態。值得好好挖掘!


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蜻蜓的生殖型態,以及棲地的營造。對於公蜻蜓會挖出母蜻蜓腹部的卵非常好奇,尤其是反覆推論如果牠的生命僅有一個月,那麼卵竟然可以在腹中一個月沒有受精、孵化,這是如何辦到得?

其實大家對蜻蜓是陌生的,所以孝伸老師說只有「揚尾仔」這個名稱,沒有更細的名稱分類,跟鳥不一樣。所以大家也開始開玩笑的試著幫每一隻蜻蜓取名字。


聊著聊著,話題岔開到惠敏的父親身上,原來美濃住著一個種樹達人,樹會死會活,他一看就明白,經常幫學校診斷樹木健康,此人就是惠敏的父親:溫清光。我們在13日晚上龍肚社區討論會也見識到了他的經驗與種樹知識之深厚,相約下次一起去拜訪耆老。


最後,嘉云跟佳蓉約了翌日幫忙調查一下三分地小水持的蜻蜓生態。我們繼續聊著本週將開始的青年力活動、戀戀九芎林觀摩、澎湖社區的參訪如何分工。

又是一個熱鬧又寧靜的夜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